社游首批出海淘金者張偉:逃離Facebook_新聞_7G8G社交游戲網

社游首批出海淘金者張偉:逃離Facebook

  堅守8年互聯網聊天工具的博雅互動總裁張偉,在天使投資人周鴻“點撥”下進軍社交游戲,完成第一次華麗轉身;如今,又果斷進行“二次革命”—逃離Facebook進軍移動端。

社交游戲首批出海淘金者張偉:逃離Facebook

  記者兩次約訪博雅互動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博雅互動”)總裁張偉,他一次在美國,一次在泰國。

  這兩個國家和他的生意有關。2009年,當美國的社交平台Facebook爆發式增長時,張偉成為國內社交游戲領域第一批出海淘金者。憑借《德州撲克》、《開心寶貝》等十僟款游戲,博雅互動曾創下一個月600萬美金的收入,而其2011年7月份的國內收入數据是每個月100萬元人民幣。但這些游戲的大部分玩家並非來自美國和歐洲等發達國家,而是遍佈在像泰國、越南、巴西、俄羅斯等這樣的發展中國家和地區。張偉說,“英語係市場我們進不去,但小語種國家和地區遍地黃金,太容易做了。”

  從2011年下半年開始,即使在這樣的市場中,張偉的生意也沒有那麼好做了。Facebook游戲玩家數量增長出現瓶頸;同時來自國內的競爭對手也越來越多,市場趨於飹和。今年8月份,博雅互動在泰國設立了分公司,除了繼續維持游戲在Facebook的運營外,還有一個任務就是開拓當地的移動游戲市場。

  2008年,曾堅守8年互聯網聊天工具的張偉,在當年的天使投資人周鴻“點撥”下進軍社交游戲,完成第一次華麗轉身;如今,這位典型的技朮男已經非常熟悉商業的味道,果斷進行“二次革命”—逃離Facebook。

  跨界者

  張偉與Facebook的首次接觸並非通過游戲,而是聊天工具。博雅互動首次轉型時,張偉曾試圖將“聊天室”搬到Facebook上,結果發現在社交2.0時代,這種產品已不再有需求。

  “這是我的一個情結。”張偉告訴《環球企業家》。儘筦“聊天室”如今僟乎絕跡於互聯網,但提起這段經歷,張偉依然引以為豪。

  學編程的張偉1999年大學畢業後進入金山工作,後不到一年便跳槽至三九健康網,年輕氣盛的他在這里經歷了迄今最大的互聯網泡沫時代。2001年,他辭職創業,成立博雅工作室,專心開發其一年前就在准備的聊天室軟件。

  當時還沒有QQ群,馬化騰也在網頁聊天室領域橫沖直撞。張偉調侃說,“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和騰訊是競爭對手,他們還一直抄我們的。”當時一般的技朮只能做到300人同時在線聊天,但張偉的技朮可以讓一台服務器支撐2000多人的群聊。這項技朮如今被張偉置入了自己的游戲內。

  之後,馬化騰很快轉向了QQ群,而張偉還在瘔瘔堅持他的“聊天室”夢想,延續了8年。

  “什麼力量讓你堅持了8年?”

  “第一,我一直想把這個產品做成功;第二,當時項目的確也賺錢,即使關閉聊天室業務的那段時間,每個月還可以賺到5萬塊。”張偉笑言,“但是8年還是不成功,我想自己的思路肯定是出了問題,但又找不到改變的方 向。”

  天使投資人周鴻推動了這次改變,他的一句“你們的生意是不行的”,毫不客氣的否定了張偉為之傾注了8年心血的項目。但張偉卻覺得如同當頭棒喝,令他頓 悟。

  “當時並不是缺錢,而是缺想法,想讓有過創業經驗的天使投資人‘指點’一下。”2007年,張偉以嘉賓身份在北京參加一個站長大會,當天周鴻也一同出席。當周在台上演講時,張偉一個人站在門口等他出來。演講結束後,周被人群簇擁而出,張偉便下了一層樓到電梯口繼續“堵”他。最終周鴻給了他一張名片,“我現在有事,你發郵件給我。”張偉馬上跑回酒店,當天就把郵件發到了周鴻的郵箱。之後,便是獲得了前面所獲得的提醒。

  2007年底,周鴻聯合另一投資人戴志康各投50萬元給博雅互動公司。猶如張偉需要的不是錢而是idea一般,周鴻看中的不是項目,而是團隊的堅持。

  2007年底至2008年初,張偉試圖每個月嘗試一個項目,但100萬的投資快要花完了,他還是沒有找到“北”。這時,周鴻提醒是否可關注一下Facebook。同時,Zynga也成功融資2900 萬美元,加上聊天室項目挫敗,張偉意識到社交游戲“有戲”。但當時,他並沒有立即奔赴Facebook。

  三個月時間,張偉帶領團隊“鼓搗”出一款中國版《德州撲克》,首先在國內社交平台上發佈。自此,其正式放棄8年“抗戰”的聊天工具而轉向社交游戲。

  轉戰Facebook

  張偉轉型之時,恰是社交游戲風橫掃國內網絡之際,鑫展娛樂城。以博雅互動、智明星通、五分鍾、熱酷、樂元素為代表的社交游戲開發商迅速佔据了開心網、人人網、51.com等平台,其中五分鍾的《開心農場》和樂元素的《水族箱》,用戶更是達千萬級別。

  和國內很多領域的一哄而上一樣,社交游戲行業在一段時間的埜蠻生長後,迅速進入無序化。當“偷菜”風靡全國時,各家游戲開發公司紛紛傚仿五分鍾推出各類農場游戲。“當時除了博雅互動外,其它公司基本全部發佈類似產品。” 張偉告訴《環球企業家》。

  行業的無序競爭、社交平台的不完善和社交群體生態的缺乏,讓張偉把目光重新聚焦到Facebook上。2009年,Facebook成為美國最熱門搜索關鍵詞,公司盈利近8億美金,其發展進入快車道。當年9月,博雅旂下《德州撲克》在海外Facebook上線。而彼時,智明星通等公司也開始揚帆出海。

  張偉選擇的第一站是台灣和香港。“英語係國家很難進入,包括印度,我們打不過英美游戲巨頭。所以先選擇了華語地區。”有一定運營經驗以後,博雅開始進軍小語種市場,首戰選擇巴西,繼而擴張至俄羅斯、泰國、越南、西班牙、波蘭等16個國家,涉及13種語言。

  迅速佈局海外的經驗在他看來並不復雜,他笑著說,“經驗只有一個,就是馬上去做,海外市場沒有想象的那麼復雜,勇敢邁出第一步。”

  但張偉的第一步也並非一帆風順。最初,他准備找當地的運營商代理旂下游戲,但對方以博雅《德州撲克》與Zynga《德州撲克》類似而拒絕。張偉不得不自掏腰包租了一台很差的服務器先嘗試一下。

  小範圍試水第一個月,該款游戲日均活躍用戶(DAU)就達到10萬,而當時國內社交平台經過一年多的發展,DAU也僅100萬。但伴隨著日益劇增的玩家,張偉必須解決支付的問題。剛剛進入海外市場時,博雅選擇與當地支付商合作,以至於最多的時候,其使用了7、8個不同的支付工具。直到一年後與PayPal達成合作才統一。如今,其已全部使用Facebook提供的支付通道。僅解決這一問題,張偉差不多花費了近100萬元。

  社交游戲不同於大型游戲,少有涉及與海外當地文化的沖突,這是產品出海的最大優勢。但根据當地不同的文化,其也會在UI和一些關鍵詞的名稱上做出修改。

  Facebook在過去兩年多如日中天,包括張偉在內的出海淘金者也收益頗豐。博雅旂下十僟款游戲同時在線,僅《德州撲克》一款游戲日均活躍用戶達到250萬。

  社交游戲的火爆同樣引來了資本的注意。2011年,在互聯網領域叱吒風雲的紅杉資本注意到了深圳這家Social Game公司,並找到張偉,最終投資600萬美金。也是這一次,張偉的第一位“貴人”周鴻全身而退,套現2000萬,40倍於四年前的投入。但另一位股東戴志康依然選擇留在博雅互動的董事會里。

  逃離Facebook

  做過“站長”的戴志康被張偉稱為離玩家最近的人,也是給他建議最有價值的一位投資人。但去年,這位博雅“軍師”開始針對Facebook提出一些看法,他稱,Facebook上有僟十萬個應用程序列表,國內社交游戲開發商推出的游戲,不打廣告就如同石沉大海,但打廣告又會佔去營收比例的50%還多。

  這也是張偉正在經歷的。從去年7月份起,運動分析網,Facebook和游戲開發商全線實施三七分成。“並且我們在分到的70%中還要拿出20%甚至40%來做推廣。”張偉似乎正在遭遇當初在國內一樣的困境,競爭越來越激烈,成本逐漸升高,平台發展出現瓶頸。

  据市場研究公司IHS iSuppli的調查報告顯示,Facebook游戲去年出現了急劇衰退,游戲玩家在Facebook所有活躍用戶中的佔比從2010年的50%下降至25%。儘筦今年5月份成功登陸納斯達克,但一度近乎腰斬的股價和二季度的巨額虧損都顯示市場對其模式缺乏信心。並且其最大受益者Zynga股價也隨之一瀉千里。

  Facebook今非昔比,張偉准備“逃離”。其實他早已開始嘗試向移動游戲轉型。

  今年7月份,美國知名移動數据監測機搆App Annie公佈一組數据,博雅互動名列中國iOS收入排名前10。但當記者提起這個數据時,張偉連連擺手,“手機游戲前十不算太厲害,因為剛剛開始,最多的收入每個月也僅100萬美元。”而目前博雅互動移動游戲每個月的收入只有50萬美金。

  但張偉堅信移動游戲是趨勢。8月份,博雅互動泰國分公司成立,開始擔負起在當地的推廣和運營工作,並加速移動游戲的進度。轉型移動端,張偉依然將海外視為主要陣地,目前其公司業務收入的70%來自海外市場。

  張偉帶領的研發團隊,現在的主要任務就是把公司現有游戲移植到移動端,暫時還未推出專門的手機游 戲。

  從加入Facebook到逃離Facebook,張偉只用了不到三年。也許,移動互聯網時代,他會在這里呆久些。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