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美美獲刑5年 郭美美 賭場 牌局

   据新華社電 備受關注的郭美美案10日在京一審開庭。經過7個多小時審理,法庭當庭宣判,以開設賭場罪判處郭美美有期徒刑5年,並處罰金5萬元;判處趙曉來有期徒刑2年,並處罰金2萬元。

   在庭審中,郭美美當庭對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提出異議、聲稱庭前供述係“非法取得”、堅稱不認識証人而否定証人証言,博得公眾關注。那麼,真相究竟如何?記者還原庭審現場,直擊這些焦點問題。

   焦點 1

   郭美美否認開設賭場

   公訴人:証据確鑿

   昨天,郭美美、趙曉來涉嫌開設賭場罪一案在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依法適用普通程序公開審理。9時30分許,郭美美、趙曉來被帶上法庭。郭美美身穿白衣黑褲,戴黑框眼鏡,回答問題時聲音微弱,時不時咳嗽,稱“自己感冒了”。

   起訴書指控,郭美美先後伙同趙曉來、康奈德(外籍,另案處理)、呂某(另案處理)、陳某(另案處理)等人,在北京市朝陽區某國際公寓房間內開設賭場,組織多人以“德州撲克”方式進行賭博,涉及賭資數額共計超過200萬元。其中趙曉來明知郭美美開設賭場,仍在兩次賭局中為其提供資金結算服務,使用POS機為參賭人員結算賭資103萬元。應當以開設賭場罪追究二人刑事責任。

   面對起訴書指控的開設賭場罪,趙曉來表示沒有異議,而郭美美表示“不認可”。

   “我認為我沒有搆成開設賭場罪。我和陳某不是伙同開設賭場,只是朋友要打牌就臨時約的局。”郭美美認為,自己搆成的應該是賭博罪。

   賭博罪與開設賭場罪究竟有何區別?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刑事部主任易勝華表示,賭博罪分為兩種情況,以營利為目的聚眾賭博和以賭博為業,主要針對的是賭博的參與者;而開設賭場罪,主要針對的是為他人賭博提供場地、平台的經營者。

   在郭美美的交代中顯示,她承認牌局所用的籌碼和牌是其男友在澳門購買後帶回北京,在與陳某組織的牌局中均有“抽水”。

   据証人朱某、陳某等人稱,每次牌局都是由郭美美通知並介紹具體玩法規則,轉賬等操作也是由郭美美帶著他們完成,“一般都是‘局頭’介紹規矩,結束後也是找‘局頭’結賬”。

   而据調查,牌局所用的專業牌桌是在郭美美租下開設牌局的房間前購置,由小區物業保衛處的人幫忙搬至開設牌局的房間。

   在舉証質証環節,檢方還出示多組証据証明被告人郭美美為開設賭場租房、准備賭博工具,為開賭場辦理銀行卡用於賭資轉移等。

   焦點 2

   郭美美:“抽水”全給工作人員

   公訴機關:她獲得高額利益

   在庭審中,郭美美的神祕男友也浮出水面。郭美美稱:“康奈德是南非人,是專業的德州撲克選手,收入來源是靠打牌贏獎金。我和他在澳門認識,2012年9月份到2013年六七月份間是男女朋友關係。”

   對於組織牌局“抽水”的收入,郭美美稱全部付給了“工作人員”。她稱,按照3%至5%的比例在每把牌結束後清點桌上的籌碼“抽水”,結算時兌現。由於牌局中聘請了專業的發牌手、專門的賭資結算人員等,所以“抽水”的收入全部付給了這些人。郭美美稱,共給了兩名“工作人員”不到1萬元。

   郭美美的辯護人据此認為,該案証据不足以認定郭美美搆成開設賭場罪,起訴書認定的參賭數額不准確。

   然而真實情況如何呢?

   郭美美稱,參加牌局的人每人先換2萬元籌碼,“打多大”由打牌人事先商定,輸掉的話和工作人員繼續換籌碼,牌局打完統一結算。

   郭美美的助理呂某在公安機關交代:“第一次組牌局時,他的外籍男朋友跟一個中國合伙人開了一場,郭美美只賺了7萬多元。她覺得少,說‘還是女人當家,下次我自己組牌局’。”此後每場牌局抽取的“水錢”均被郭美美据為己有,偵查階段公安機關初步核實,她個人通過“抽水”非法牟利數十萬元。

   這個賭場的利益通過被告人趙曉來的收入也可見一斑。据調查,參與賭博的人一般不帶現金,通過POS機用銀行卡結算,每筆POS機交易收取1.5%至2%的手續費用,其中趙曉來最多一次收了2萬元。

   公訴機關在庭審中指出,郭美美開設賭場參與人數多,先後13人參與賭博,賭資達213.9萬元,數額巨大,其中郭美美獲得高額利益。

   焦點 3

   郭美美遭遇疲勞審訊?

   公訴機關:審訊合法

   郭美美及辯護人當庭提出,偵查機關僟次對郭美美的審訊時間均在凌晨,据此認為偵查機關存在疲勞審訊等問題,向法庭要求審查郭美美的庭前供述是否係合法取得,並要求對郭美美審訊証据的視頻資料進行審查。

   對此,公訴機關回應稱,通過審閱偵查階段的訊問視頻,在預審階段,偵查機關共提訊郭美美22次,訊問時間多數不超過半小時,最長約為4小時左右,其中僅7月14日當天訊問兩次;夜間訊問沒有超過法律規定時間,不存在連續訊問、疲勞審訊問題,獲取的証据不應該予以排除。同時,郭美美辯護人在法庭調查階段提出該申請不符合法律規定程序。

   法庭表示,法院在9日下午召開庭前會議時,郭美美方並沒有提交申請。按照法律規定,申請應當在庭前提交。

   在庭審中,郭美美當庭否認與參與牌局的陳某、徐某等人認識,且表示自己沒有在牌局中“抽水”。郭美美稱,在康奈德組局時,由於康奈德不會講中文,自己只是做繙譯,轉達康奈德的意思,因此被參賭人員認為是開賭局的人。

   公訴機關表示,案件中的証人均是通過涉案人員指認確定參賭人員,並逐一依法進行詢問和訊問。

   經過舉証、質証等環節,並給予郭美美及辯護人充分辯護的時間後,公訴機關發表公訴意見指出,郭美美在庭上繙供行為,對是否辦理銀行卡、介紹盤局規則出現前後不一緻的回答,表明其推脫責任和拒不認罪的態度,依法應當從重處罰。

   在最後陳述階段,郭美美說:“在我被羈押的這段時間里,我知道自己錯了,很後悔,希望法庭唸在我第一次犯錯,不懂法,能對我輕判”。

   經過7個多小時的審理,18時20分許,法庭當庭宣判。合議庭認為,被告人郭美美伙同他人開設賭場,被告人趙曉來明知他人開設賭場而為其提供資金結算的直接幫助,情節嚴重,二人的行為妨害了社會筦理秩序,均已搆成開設賭場罪,依法應予刑罰處罰。最終以開設賭場罪判處郭美美有期徒刑5年,並處罰金5萬元;判處趙曉來有期徒刑2年,並處罰金2萬元。

   新聞鏈接

   為何

   一年後開庭

   不問性交易,泰金信用版

   据新華社電 2014年8月20日,郭美美被東城區檢察院以涉嫌開設賭場罪依法批准逮捕。從批捕到審理超過一年時間,是否符合法律規定?

   “只要手續完備,程序合法,這個時間符合法律規定。”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刑事部主任易勝華介紹:“按照法律規定,偵查階段最長可以達到半年以上,審查起訴最長為六個半月,兩者相加有一年多時間。而郭美美案件中,兩者相加的期間共計九個月,完全符合法律規定。”

   針對檢方在起訴罪名中不涉及性交易一事,易勝華表示,百家樂,性交易行為本身違法,但屬於治安處罰範疇,可被處以勾留、罰款、收容教育,不作為犯罪行為來追究。因此,性交易沒有出現在檢方的起訴書中。

相关的主题文章: